• 改
  • 改
  • 改
  • 改
  • 三
  • 1
汇橙普惠(黄龙溪)养老中心
重庆九九康寿
关注汇橙

新浪微博:

微信公众号:hceldercare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,关注汇橙养老了解更多养老资讯!

联系我们
重庆汇橙养老机构管理有限公司
地址:
重庆市北部新区黄山大道中段70号两江星界3幢21层
电话:
023-63842201
邮箱:
info@lovebabamama.com
QQ: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(195846748)

医养结合

在养老院,护工就是老大,院长都怕,为啥?


文/明前茶  

本文首发于总第887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

据说,生了一胎的家庭最怕月嫂情绪不好,生了二胎的家庭最怕老大心堵闹气;快递网点的小老板最怕6·18大促时快递员要回乡收麦子,光棍节大促的时候快递员要回乡结婚。作为养老院的院长,王冼最怕手下的护工受不了刁蛮家属的气,一过年就闹着要辞职回家种地。

王冼负责的养老院有80位行动受限、思维紊乱的老年人,能干活的护工常年在15人到18人之间徘徊。学护理的年轻大学生也曾分来过6位,其中5位在四个月内就离职了。

老人们的家属都不明白,为何堂堂院长见到资深护工就像皇上见了包拯,镇关西见了鲁智深,气派一下子就收敛不见。敏感的家属也感觉到,一旦家属与护工发生口角,院长名义上出面公平调解,可她的心一直是偏向着护工的。确实,走一个护工,就意味着五位老人没人照料,绝对耽搁不起。

家属一来探视,资深护工就获得了独一无二的发言权。比如有人就会吩咐家属:“闺女,替你爹把澡洗了。”接着就告知防滑垫在哪里,预防皮肤瘙痒的硫磺皂在哪里。

要是当女儿的表示为难,护工就会嗤笑一声说:“小时候,你爹还替你洗过屁股呢。医生护工不分男女,儿女还能分男女?”王冼见识过每周都要来替老父亲刮脸修指甲的孝子,也见过大年三十从不露脸的神奇小辈。有的老人在这里一待十几年,被搁置、被遗忘,人生的一切孤独都写在那张木讷又多皱的脸上。

时间流逝,老人越发糊涂孤苦,已没有智识与体能去表达伤心与不满。到了这个阶段,护工对他的关照,就成为人间唯一的依恋与温暖了。有时老人胡言乱语,坐卧不宁,像迷失在时空错乱的小径中。

护工马上走过去无声地拥抱老人;老人便秘,护工戴上手套替他掏出干结的粪便;老人不肯吃饭,护工端到床头喂饭,喂完还让老人靠着他的肩,像拍抚婴儿一样帮他顺气。服侍惯了,等老人走了以后,护工依旧端出饭来,习惯性地喊:“阿婆,吃饭了!”忽然,护工的声音哽住了,她看到老人的床空了。

春节16位护工有13位留下来陪老人过年,几乎没有什么盈利的养老院,只能支付150元一天的加班工资。即便如此,每天都会有家属来挑剔护工不能日夜守候;不能每天替老人洗澡刮脸,甚至抱怨护工还有心情唱黄梅戏。王冼劝解说:我20年目睹45位老人陆续坐上了轮椅,送走了39位老人。若不是一面干活一面自找乐子,护工岂不是要得抑郁症?

丘吉尔在《一战回忆录》中说:从战壕归来的战士,会发现他们与后方的家属无话可说,因为他们没有一同在炮弹的尖啸声中求生存,没有共同体验过在泥泞中枕着一个树桩或一块石头入睡的幸福。王冼意识到,她与护工才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,而大部分家属已然退却到后方。




处于黄金期的养老机构

为什么招不来年轻人


如果不出意外,50岁的钟姨即将获得一项2万元的岗位补贴,这个数字接近她半年收入的总和。


钟姨在一家民办养老机构工作,日常照看10位失能、半失能老人。十三年来,她第一次感觉到政策对她真金白银的支持。


按照广州市民政局最新下发的通知,在广州从事一线养老护理工作,且满5年、满10年的养老护理员,可分别得到5000元、20000元的艰苦岗位补贴。


政策还提出,如果申请人已经获得一次性岗位补贴5000元后,继续在养老机构中从事一线养老护理工作累计满10年的,将按照15000元的补差标准给予一次性补贴。


“这对年轻人来说,是实实在在的鼓励,只有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,养老行业才有发展前景。”广东省养老服务业商会会长许晓玲告诉时代财经。


在广州给养老机构服务人员发放岗位补贴的背后,是人口老龄化趋势下,养老产业人才短缺的尴尬现实。


广州市民政局数据显示,截止2016年,广州的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154.61万,占户籍总人口比重达17.76%,其中,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103万,占户籍人口比重的11.88%。这意味着,大约每10个广州人中,就有2个是60岁以上老年人,其中至少1个是65岁以上老年人。


在广州老年人中,80岁以上的高龄群体正在快速增加。从2012年到2016年,广州市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由19.54万人增加到25.43万人,新增5.9万。


老年群体的扩大带动了养老产业发展。数据显示,从2013年到2016年,广州养老机构数量由167个增加到179个,养老床位达到5.9万张。与此同时,广州养老机构的一线护理人员达到4619人,比2013年增加1276人。


按照《广州市促进健康及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(2017-2020年)》,到2020年,全市健康及养老产业发展规模超5000亿元,占全省比重50%以上;其中,规模化经营的养老服务企业和社会组织达到500家。可以说,广州的养老机构正在迎来黄金发展期。


不过,人才短缺的困境正在制约广州养老行业的发展。


目前业内普遍认为,在机构养老的多为失能、半失能老人。若对照每3个失能老人配备1个护理员的国际标准,广州每12.8个失能老人才拥有1个护理员,在5.9万张养老床位饱和的状态下,广州至少需要19000多名护理员。


由于护理员缺口大,某养老机构护理员坦言,3位护理人员要负责两层楼40多位老人,机构每年要靠大批实习生才不至于让护理工作捉襟见肘。


尽管养老护理员缺口很大,但多位业内人士坦言,现在涉足养老机构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


“一般机构的护理员,薪资普遍只有3000~4000元,稍微好点的社区养老机构,一般也就4000元左右。”一家社区养老机构的负责人罗翔对时代财经说,由于薪酬没有吸引力,年轻人宁愿选择其他行业,即便有大学生到养老机构工作,也只做些文员、行政类工作。


某养老机构总经理助理李伟向时代财经表示:“公司已有多年没招到大学毕业生,目前的一线护工年龄普遍在40岁到55岁之间。由于招人困难,我们的护理人员多是来自贫困山区的妇女。”


“这是养老机构的普遍现象,目前多数机构的大部分护理人员都来自贫困地区。” 许晓玲指出。


由于普遍来自贫困地区,且年龄偏大,因此广州养老机构护理人员的文化程度低,持有高级护理证和中级护理证的比例也偏低。根据广州中医药大学2015年的一份学术调查显示,


在广州1781名持证护理员中,持高级护理证的人员只有46人,占总体持证人员的2.58%;持中级护理证的只有68人,占总体持证人员的3.82%;持初级护理证的达到1336人,占总持证人员的75.01%,此外,持无等级护理人员为331人,占比18.59%。


一位培训机构负责人坦言,由于一线护理员受教育程度低,在考初级护理证时,许多人连如何用电脑答题都不会。“许多事情要手把手教,还要教很多遍,这无形中增加了养老机构的用人成本。”


李伟称,为了控制成本,养老机构往往是内部培训,“高级护理员培训中级的,中级护理员培训初级的,初级护理员则又教没有受过培训过的,这个过程相当辛苦。”


时代财经梳理发现,护理员年龄大、学历低、难培训的情况也发生在河南、天津、江苏、湖北、山东、重庆等地。以重庆为例,华龙网曾报道,2014年该市200多家养老院中,大学生护理员所占比例不足一成,其中怡园、泰辉、怡康、侨发等10家养老院中,50岁以上的护理员占七成。


而新华社报道称,从全国养老职业教育发展来看,学生到岗第一年的流失率可能达到30%,第二年50%,第三年70%甚至更高,养老机构留不住年轻人。


为了缓解护工荒,目前北京、山东等地出台政策,对从事养老服务工作的大学毕业、技工给予从业补助。对广州而言,随着对一线护理员的补贴政策出台,超过114家民办养老机构的从业人员将受益。在年轻护理员成刚需的背景下,补贴政策无疑会让护理从业者出现专业化、年轻化趋势。


“没有新鲜血液输入,这个行业就不健康。”李伟说,“更现实的问题是,这一批护理员即将退休,当他们也成被照料的群体时,谁来照看他们?”


本文由重庆养老专业服务商——汇橙养老为您整理,呈现。